白羽岚的话,那是完全没有威慑力的,至少对于现在的祁连煜来说,就是这么个样子。

    要是这个杀人狂魔,等会儿潇洒肆意地突然又想屠戮别人的生命,那她的小命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祁连煜突然笑出声:“你不要这么怕我,我看你也不是很怕他,他在外面可不经常露面,这名声嘛,想必你调查过,那也好不到哪儿去,哪个人不怕我们的。”

    说着,白羽岚想到方才她进来遇见祁连煜之前,就听见不远的一处,传来了一个人的惨叫声,随后,祁连煜就到了。

    其他的所有人,都只以为他每次的出现,不过是祁连煜疯魔了,而直接忽视了他的存在。

    所以,他很高兴,有这么一个人,能够认出他,知道他的存在,这样,他似乎在在世上停留的这些时间,也不算是荒废,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好似有了意义。

    白羽岚眉头一挑,他这是在和她说话么?

    祁连煜却忽然朝着她逼近,目光之中带着一种决然与决绝,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存在?”

    白羽岚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人莫非是又要犯病了么?

    “我,我曾经跟神医学习过,偶尔自己也会琢磨一点药理的事情,所以对于医学这方面,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研究,更何况,上次我曾经见过一个和你状况差不多的男子,现在再看见你这情况,猜出是这么个缘由,那也不是奇怪的事儿吧!”

    那些人,以为祁连煜身体里的另外一个人,消失了,那才是他真正的正常。

    一旦是哪个地方不能够达到标准,就会得到十分严酷的惩罚,譬如说,会将那个人的身体倒吊起来,撒上盐之后,再狠狠地鞭打,直到将那个人抽的鲜血淋漓为止。

    一地的鲜血,和持续了一整日的牢房的惨叫,让他至今都不能够忘。

    面对敢因为实力的差距,而来欺负他的人,他毫不犹豫地将人骗走之后,用匕首在他身上捅下他欺凌过他的次数。

    而他身体里的那个善良的人,什么都不用做,他只需要安静地等待着胜利的果实,直到有一日,他偶然发现,那个身体里的他,似乎也开始被他同化了。

    如果他会消失,就像是人类之于死亡一个道理。

    白羽岚深呼吸一口气,并不愿意说,但‘祁连煜’是个多么聪明的人,他便是看着白羽岚的表情,都能够猜出她心中在想些什么,这一点,倒是和祁连煜如出一辙。

    白羽岚索性坐在桌子一角,给他从架子上拿出一坛子酒来。

    “叫我逑就好。”他忽然没来由地来了一句:“这是我的名字,我并非是祁连煜,我生于他的意识,但我又是个独立的人,现在,只有你才知道我的存在。”

    “你现在已经做到一半了,这个地方,足够安全,他也常年不怎么和外界那些人交流,所以他是很安全的。”白羽岚宽慰道:“你不必那般忧心了。”

    他叹息一声:“就在当年,他一直生活在训练室,那个地方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不仅对待每一个

    人都十分严,且选拔方式十分不人道,能将一个活生生的正常人,都能够被逼疯。”

    说着,他停顿了一下,皱眉道:“但不知为何,这次我出现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鲜血与尸体摆在我的眼前,我第一次开始享受那些所谓的人间的东西,并且能够停留很久。”

    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逑一口少年人的声音,但话语之中,已然是一副很沧桑的样子,像是勘破了红尘,又像是那种漂泊在红尘之中的旅人。

    “我看你这态度,可和你现在的这具身体很是不搭啊!你的年纪多大了呀,大叔?”

    那和她在现代的年纪,似乎也差不多嘛,也就比叶大侠大上三岁的样子。

    “总比你这年轻的小姑娘强。”他一本正经道。

    不过那人倒是也没有计较那么多,白羽岚愿意叫他什么,他就随着她高兴,叫什么,毕竟这么多年了,倒是头一次有人和他说话,让他心里都是乐开了花儿。

    “你可不要喝多了,万一等会儿你醉倒了,我可不会在这儿守着你,我看你这酒量也不是很行。”逑十分嫌弃地打量了她一眼。

    要是等会儿醉倒了,万一明日里,他一醒过来,那又是祁连煜占据整个身体的主导权,岂不是亏大了。

    (本章完)

    农门悍妻:带着萌宝嫁皇帝




欢迎大家访问:三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aoshuo35.com/book/87332/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