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熠航被皇帝点为榜眼,严宽被点为探花,至于状元郎则是会试第一名何清凌。

     清舒笑了下,确实表现得很出色。不过很快,她又问了红姑:“经业是多少名次?”

     红姑就知道她最关心二姑爷的成绩,笑着说道:“二姑爷这次是九十六名,比会试往前挪了十名。”

     “二榜到多少名截止?”

     红姑莞尔,说道:“到九十八名截止。”

     清舒非常意外,她以为会到一百名截止,笑着说道:“看来经业的运气还不错,殿试是在二榜内。”

     “是啊,我们都说二姑爷的运气极好呢!”

     不说别人,就是清舒都觉得他的运气真的很不错:“他乡试的时候是正榜倒数第二名,现在会试又是二榜倒数第三,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哪怕是倒数第三,总归是在二榜内。”

     清舒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封小瑜从外面走了进来,哭丧着脸说道:“清舒,梅熠航不是状元郎,我的一千两银子没了。”

     “我不是跟你说了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若是跟我一样押一百两银子,也不会这般肉疼了。”

     清舒笑着道:“红姑也押了十两银子呢?她每个月月钱才十两,她都没难过你这个大富婆在这嚎什么啊?”

     封小瑜说道:“若不是你说,我还想压两千两呢!”

     清舒好笑道:“当年的陆二爷那完全是碰巧。你还当我是神仙,说谁是状元就是状元啊!”

     一千两银子也就够她买几样首饰,要说多心疼也没有。就是觉得板上钉钉的事结果却输了,这感觉不爽。

     清舒看着她的样子,笑着说道:“等我将这宅子卖了个高价,到时候我送你一样珍品斋的首饰。”

     “真的?”

     清舒好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价格必须在两百两之内,多的我买不起。”

     “在我面前哭穷,你好意思吗?”

     清舒说道:“太丰县的女学中秋就要招生了,加上这儿的女学得有近百人了。要养着近百号的女学生,不省着点不行啊!”

     封小瑜笑着说道:“省能省多少钱呀!最好的办法还是要开源。”

     清舒还真有这个打算,说道:“我准备将染坊扩大,京城消耗不了就将布销往天津保定等地。”

     “等时机成熟了,我还想再去其他州府办染坊。”

     要有可能,她还准备将染坊开遍整个天下。不过,短时间是做不到的。

     封小瑜讶异道:“我之前说要扩大染坊你死活不同意,怎么现在突然改变主意了?”

     虽说两个女学有近百个学生,可一年开支也就几千两银子,还不至于让清舒有这么大的压力。

     清舒说道:“易安明年就要进宫了,在宫里用钱的地方肯定也很多。所以我想扩大后的染坊给她四成的股,你我各三成。”

     封小瑜一怔,转而笑着说道:“我去了常州就不可能再帮着管铺子了,而静淑又是你的人,我哪能拿三成。这样,给我两成就好了。”

     “你确定?”

     封小瑜点头道:“我们什么关系啊怎么会跟你客气。不过这染方是顾外婆的,那一成的股给你妹妹或者顾家吧!”

     清舒摇头道:“这个方子其实也是我外公从别人手里得来的,后来经过改良达到了现在这个效果。有些东西,若是没能力保住是祸不是福。”

     有了这次的事,她是不可能再将铺子的股给安安的。

     “你给我与易安股却不给她,她知道心里会不舒服的。”

     清舒摇摇头说道:“不可能我开什么铺子都要分她股吧?”

     就卤肉铺跟染坊,安安也没出一分力。

     封小瑜笑了下说道:“清舒,我觉得你变了很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清舒许多想法确实改变了许多,她笑着说道:“难道你没变。”

     封小瑜莞尔。她也变了,以前是端庄优雅高贵大气的孝和县主,结果却被生活硬生生磨成了京城有名的泼妇。

     谭经业回到家中,看着安安眼睛都红肿了不由问道:“怎么了?我考得太差让你难受了?”

     安安摇头道:“没有,你这次比会试时进了十名,我高兴还来不及哪还会难过。”

     得知结果后安安觉得很庆幸,哪怕名次在末尾但也是二榜。

     谭经业有些不解地问道:“那是怎么了?不会又跟大姐吵架了吧?”

     安安垂着头不说话。

     谭经业见状冷着脸说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大姐都要快临盆了,就算她说什么不中听的,你就不能顺着她一点吗?”

     再者,大姨姐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安安见谭经业不宽慰她,反而指责她眼泪哗哗地落。

     谭经业忍着躁意叫了彩蝶进来,冷着脸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五一十给我说清楚。”

     彩蝶不敢隐瞒,将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说完后她还为安安辩解了一句:“二奶奶当时以为欧阳先生是为孝和县主请的,误会了大姑娘。”

     “你出去。”

     彩蝶虽然不放心,但还是出去了。

     谭经业非常生气,说道:“就算欧阳先生是大姐给孝和县主请来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发脾气?

     “那是大姐自个的家,她要做什么就做什么。别说只是请个欧阳先生来说书,就是给孝和县主请个戏班来唱戏又怎么样?难不成你认为她要做什么还得看你的心情征询你的意见?”

     妻子的做法,简直是不知所谓。

     安安听到这话哭声一顿,然后垂着头继续哭。

     谭经业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怒意涌上心头:“别哭了。”

     安安吓得打了个哆嗦,然后抬头一脸不可置信地说道:“你凶我?你竟然凶我?我这为的谁,我还不都是为了你。”

     谭经业沉着脸说道:“林青鸾,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又多伤大姐的心。这段时间你一直都说大姐对你态度大不如前了,你也不看看你干的都是什么事?”

     “也幸亏姐夫出去公干了,若是他在家知道这事怕会直接将你扫地出门,以后也不会让你再上门了。”

     安安面色一下僵住了。就她姐夫宠姐姐的架势,知道她惹得姐姐这般生气还真会将她赶出门的。

     想着他怀着身孕,谭经业压住心头的火气说道:“现在你随我去给大姐道歉。”

     安安犹豫了下说道:“大姐说让我在家好好想想自己到底错在那儿?现在就过去,大姐会认为我认错态度不端正。”

     谭经业说道:“那你好好想想,想清楚了我陪你一起去给大姐道歉。”

     有些东西得自己想明白,别人怎么说都没用的。百镀一下“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三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aoshuo35.com/book/64760/1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