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咱家闺女肯定像你,从小就那么欺负儿子。儿子就像我,老实憨厚,乖巧地挨揍,我的大儿子啊,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小宝贝。”

    边仇口上说着喜欢大儿子的话,实际行动却是一把抱起边小墨,一边摇着,一边哄着:“瞧瞧这个小坏蛋,睡得多开心?踩弟弟的脑袋,是不是踩得很开心?”

    云光坐在一旁看着,整个人笑得花枝乱颤,倒在被子上。

    她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住,将边小墨从边仇手上接过来,说道:“好了,你别闹了,万一把他们吵醒了就不好了。”

    边仇手里空荡荡的,这才抱起边小仇,换了一副慈父模样,态度和蔼地训斥道:“仇儿,你是男子汉,以后一定要保护姐姐,不要让姐姐受委屈,知道吗?遇上欺负姐姐的人,什么都不用管,握紧拳头给我揍就完了。放心,一万个后盾都在为父这里。”

    云光听着边仇犹如醉酒般的叨叨碎语,无奈地摇了摇头。

    大概,酒不醉人人自醉。

    她的一双儿女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酒,足以让那个杀人如麻的冷厉男人今朝有酒今朝醉。

    …………

    浩浩荡荡的车队行驶了一夜,终于在天快亮的时候攀登到了顶峰,一览众山小。

    此时,天刚蒙蒙亮,空气中参杂着湿润的早雾,缭绕在崇山峻岭之间,烟云雾绕的,颇有几分人间仙境的美感。

    高耸的山峰之上划过一阵阵长风,吹得树林飒飒作响。

    众人抬首向天空望去,只见东边的天空上腾起一抹亮色,那是清早初升的朝阳散发出来的光线。

    暮离眼见着天就快亮了,即使再往前行路,也不过是一个时辰的光景,索性便吩咐下去,让众人停下来原地休息,等到天黑以后再启程。

    大盘古都在这座山峰之下,尚还有四五天的路程,一时半刻也就不必着急了。

    众人当即散去,三三两两,寻找到合适的睡处,就地歇了。

    暮离拉着赢荼的手下了马车,两个人沿着山峰最高处往上走去,随着清早的阳光一点点透出云层,两个人的身影也越发的被光线拉长了。

    嫦曦和顽主也下了车,行走在暮离和赢荼的身后,距离不算太遥远。

    嫦曦负手身后,轻步缓行,衣袍上纤尘不染,半点灰土未沾。

    仔细看去,那衣袍下步履无痕,随着走动翩然飘飞,竟像是平地而起,踏着花草树叶而行,修长的身子根本就没有落过地。

    这是极好的个人能力,神秘莫测,十分强大。

    顽主虽然是与嫦曦一同行走着,但是,人却不如嫦曦那般淡定,他与生自来的黑暗天赋让他雪中送炭,总是透着一股恍恍惚惚的急切感。

    他不停地探着头往前看,追逐着暮离和赢荼的步伐,很是焦虑,很是着急:“嫦曦,她们又牵手了。从下车一来,这已经是第三十五次了。”

    顽主固执的数着暮离和赢荼牵手的次数,非常非常的在意,喃喃自语:“左手牵右手,右手牵左手,左手再牵……他们到底想牵多少遍嘛。”

    嫦曦眼底的余光瞥了顽主一眼,淡淡地收了回来,没有说话,只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微微绷着,眉梢轻挑了起来。

    少顷,他淡淡开口,说道:“不是三十五次,是三十六次,你数错了。”

    “啊?我数错了?”顽主愣了一瞬儿,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可能是我有点心急了。要不,我再重新数一次?”

    “……”嫦曦微拢着眉眼,转开了狭长冰冷的眼。

    某些时候,嫦曦也会为顽主的智商捉急,因此,很想当作不认识这个人,暂时远离。

    顽主再次认真的数了起来:“一次,两次,噢,暮离主动牵手一次,算不算?一次,两次,咦?我到底数几次了?”

    顾珩慢悠悠地跟在两个人身后,偶尔能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他快走几步,追上顽主,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打断顽主的数数:“听说,你是族里的大长老?”

    “你怎么在这里?”顽主专心致志的数数,结果被顾珩惊吓到了。

    “你没事吧?”顾珩拍拍顽主,安抚着眼前这个一脸惊慌的美艳男人。

    实话是说,这个美艳男人的胆量和智商还真是不相符啊。

    “我没事。”顽主反应过来了,就不觉得有事了。他只是比较讨厌突然之间的惊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顾珩决定刨根问底。

    “什么问题?”顽主被顾珩一吓,俨然已经忘了所有事情,包括他重新数的数。

    顾珩只好在问一遍:“你真的是你们族里的大长老?”

    这是埋藏在顾珩心中很久的疑惑,一直都想问,次次都没有机会。

    今天终于有机会了,顾珩不会再让顽主给逃了。

    顽主美艳的面容上浮现一抹红晕,有些不好意思,却仍然回答了:“没错,我就是。”

    “好吧。”顾珩证实了这件事,真心有些困惑。这个困惑伴随他很久了,“那么,请问大长老,你是怎么当上大长老的?”

    按理来说,一族之长老,应该都是属于高层管理了。

    至少,在人类的世界里是这样的。

    然而,顽主抬着头思考了半天,最终才回给顾珩一句:“是因为他呀。”

    顽主指了指略微走在前面的嫦曦,表情腼腆而羞涩,告诉给顾珩一个秘密:“其实,是因为我总和嫦曦一起玩,所以,按资排辈,他们就让我当大长老了。”

    “原来如此。”顾珩心中疑惑终于解了,敢情是买一送一。

    “其实,我就只是挂个名,没有实权的。真正有实权的人是那些掌控族人军队的战神,就像以前的清漪,素衣,云光,再例如现在的冥古战神。”顽主小嘴一溜儿,就打开了话匣子,一不小心说出了血族人的秘密。

    “是吗?”顾珩对于这个问题相当感兴趣,他身为一名人类猎者,十分好奇血族人漫长悠久的历史文化:“大长老,那你给我仔细说说呗,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顽主没有一点戒心,仔细想了想,组织好语言,说道:“这个问题吧,主要得从我们族人的等阶划分上来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女尊天下:血族女皇在现代》,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三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aoshuo35.com/book/62839/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