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话音一落,女人脸上却显出踌躇之色,并没有第一时间便听从他的指挥。

  他愣了一愣,本能回头去看她,却见女人犹豫着问:

  “逸哥,你说,”她顿了顿,接着才轻声道:

  “她还活着吗?”

  这话一说出口,男人便抿了抿唇。

  “不知。”他摇了摇头,像是明白女人心中的隐忧似的。

  照理来说,宋青小自爆金丹,又以重伤垂死之身硬闯入‘边界之门’。

  ‘边界之门’上兽王的这丝镇守‘大门’的分魂时隔数十年,气息依旧强劲,无论怎么看,她都不可能活得下去。

  可如果她已经死了,但这对男女的意识空间之中,却并没有出现可供其兑换的秘令。

  若她死于兽王魂息,那么她所有的积分自然被试炼空间所清零,九字秘令也随之消失,等待着新的有缘人取得。

  但女人担忧的是,她到底死了没有?

  “不瞒你说,逸哥,我心中隐约有些不安。”女人皱了皱眉,露出一丝惹人怜爱的神情:

  “要是她硬闯‘边界之门’而死,那倒也罢了;若她没死……”

  她想到宋青小先前自暴金丹时的狠劲,便不寒而栗。

  二人招惹上了这样一个天赋极强,未来成长可期的对手,是件异常可怕的事。

  宋青小伤愈之后,必定不会放过险些置她于死地的二人!

  丹境之时,她尚且如此难缠,两人被搞得狼狈不堪,可想而知,她将来如果实力、修为更上一层楼,将会是个多么恐怖的敌人。

  “不用担心。”

  男人看她这模样,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伸手替她理了理凌乱的发鬓。

  “她必死无疑。”兴许是为了安抚伴侣心中的不安,他罕见的多说了两句:

  “人类止步于此。”他伸手一指面前的‘边界之门’,二人先前欲追宋青小却被兽王魂息所阻,宋青小闯入其中,必死无疑。

  “可是……”女人犹豫着开口,“她化腿为尾,确实与当日凌则所说闯入皇城的情况相似。”

  她的目光落在被搭在男人肩头褪下的‘皮囊’之上,眸中带着深深的忌惮之色。

  “外形易改。”

  试炼空间之内,使人身体异化的修练功法很多,并不稀奇。

  但无论人类如何修练功法改变外形,血统不能异变,始终只是徒具其形,不具其神,依旧不是真正的妖兽,不会被星空之海所接纳的。

  “更何况——”男人接着道:

  “就算不死,但丹破人废,不足为惧。”

  宋青小自爆金丹而不死确实出乎了男人意料之外,但金丹破后,神仙难救,“除非丹碎化婴。”

  “不可能!”女人一听到此处,当即毫不犹豫开口。

  男人也点了点头。

  丹境的修士碎丹的情况只有两种,一种是如宋青小一般自暴金丹而亡;而另一种便是丹境顶阶的修士,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筋脉内存储了大量的灵力,准备冲击化婴之境时,才会在有万全把握的情况下,碎丹结婴,一举突破,更上一层楼。

  但宋青小当时的情景,二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才进入丹境,凭她修为,体内的筋脉根本不可能具有能储备如此庞大能量的本事,所以除了她自己本身灵力之外,不可能有多余存储。

  更何况丹破之后,灵力被她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将此地化为冰川消耗了大部份,这才是她没有在丹碎的时候第一时间肉身没有被灵力撑爆的重要缘故。

  金丹内的灵力被她在之后的大战中挥霍一空,如此一来,她便更不可能去重塑元婴。

  之后落到二人手上,奄奄一息之际,她体内灵力已经外逸,二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样的情况下,哪怕她不死,活着将来也只会是一个废物。

  丹田破损,金丹已破,将来修行不过到此为止罢了,又有什么好畏惧的?

  男人所说的这些道理,女人其实心中未必不懂。

  但修练至化婴之境,女人对于危机的感应远比一般人要敏锐了许多。

  此地已经化为冰川,宋青小已经离开,但她留下的气息还未完全散去,她碎丹之后灵力暴动之下带来的疯狂攻击令女人至今想起还心中犯怵。

  事实上她的力量未必强到足以重创女人,可她当时的气势却将女人慑住。

  她脑海里浮现出宋青小临逃跑时抬起头来与她直视的那双化为金色的双瞳,莫名给她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令她总隐隐有些不安,觉得事情未必有男人所说这么轻松。

  二人朝夕相伴,心意相通,她的隐忧哪怕不说,男人似是也一清二楚。

  他哪里舍得心爱之人如此纠结为难,见她仍愁眉不展,当即注视着面前这道禁制,冷冷道:

  “再闯一次。”

  男人话音一落,先前被他收入体内的四颗玉牌重新浮现在他身侧,显然他知道女人仍十分担忧,便有意要硬闯这‘边界之门’,不惜以身犯险,继续追杀宋青小的打算了。

  他的举动令女人心甜如蜜,当即应了一声,将头靠在了他肩侧。

  ……

  而此时的宋青小并不知这二人的打算,在将灵力注入金蝉体内的那一刻,一只金色的蝉影缓缓出现在她灵识之中,每扇动一下翅膀,一股古怪的灵力便从那蝉身上散发出,继而扩散至她全身每一处。

  她心口处那团原本被丹爆之后灵力的冲击而撼动的蓝血封印,也似是被这小小的翅膀所扇动,无声的解开了!

  蓝血从封印之中大股大股涌出,流往她的四肢百骸,带来一阵阴凉至极的感觉,将她整个人包裹住。

  她此时糟糕极了,内脏、筋脉及丹田被全部摧毁,身体表面因被法宝切割,已经伤痕累累,灵力冲击之下,身体表面承受不住这股压力,裂开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撕裂口。

  在这样的情况下,体内的蓝血封印一解,便本能的选择了先修复她的躯壳。

  没有强大的肉体做护盾,哪怕新长出肺腑、筋脉,也不过面临新一轮的伤害罢了。

  肌肉的每一粒细胞接收到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重新生成光滑而细腻的肌肤,将原本的皮囊顶破。

  头顶之上如绸般的长发如破土而出的苗芽,缓缓长出,接着是眉眼、鼻子与嘴唇。

  这种感觉异常奇妙,她像是重新回到了胚胎时代,看着‘自己’的身体外形一点一点形成,剔除原本的瑕疵,如重获新生的婴孩似的,从已经毁坏的皮囊之中钻出。

  封印之内的血液还在往外涌,这些她曾经承受不了的强大力量,此时被她新生的强大身体一点点接收。

  头颅之下是修长而细致的颈脖,接着是双臂及曲线优美得如同精雕细琢的身躯,腰肢盈盈一握。

  在她意识沉浸在蓝血包裹的感觉下,受过重创后的身体凭本能的选择了更为强悍的存在方式,自主将一双长腿化为漂亮的长尾,光滑而坚硬的鳞甲一点点将长尾所包裹。

  身体外表一旦修复完成,便是内脏了。

  蓝血所到之处,断裂的血管、筋脉重新长出,并在强大的力量之下,生出新的足以匹配目前她身体强横度的强大肺腑。

  那蓝血之中的力量被这些新生的筋脉一点点吸收,使得那筋脉之上仿佛如被镀了一层幽蓝的光膜。

  封印之中,蓝血还在源源不绝的涌出,且顺着内脏而往下滑。

  丹田的情况最为严重,金丹爆裂后,丹田是第一个遭受灵力的风暴洗礼的,此时已经呈现出一片死寂了,没有半点儿灵力存储。

  蓝血涌入之后,仿佛为这个已经枯竭的地方带来一丝甘霖,血液的力量很快安抚了这个受创严重之处。

  随着能量的注入,丹田的重铸,蓝血之中所蕴含的庞大灵力,竟在原本金丹所在的位置处汇聚成团。

  不多时,那些多余的灵力竟重新化为一团光影,似是想要将金丹再次恢复。

  灵力越聚越多,丹影的光芒越发璀璨,但那些灵力光影之上,却像是缺少一层约束,无论灵力如何重聚,却始终散成一团。

  那些残余的灵力试了几次,却始终不能成形,最终那股灵力似是放弃了结丹。

  蠕动之间,不多时,那些灵力化为一个婴影,缓缓盘坐在丹田之处!

  而随着那婴影一形成,丹田之中顿时便如形成了一个小形的旋风,体内的灵力便开始疯狂往这婴影之中涌入。

  瞬间功夫,筋脉之中吸入的蓝血力量被吸干,这股吸力却并未停止,像是要将她浑身吸干的架势。

  但那筋脉才刚铸成,一被吸空,那灵力后继不足,刚形成的婴影便晃了晃,眼见像是即将要溃散之际——

  宋青小胸口处的那原本往外溢出蓝血的封印顿时大开,股股蓝血从封印之中涌出,尽数流往丹田之中,顷刻之间那封印一下便缩小了大半!

  蓝血之内的庞大灵力一灌入婴影之内,那先前还透明的婴影瞬间便如吸饱了灵力似的,一下变得清晰了许多。

  那婴影双目紧闭,面容与宋青小相似,通体呈淡蓝色,灵力包裹在它身周,每吸入一些,便令它颜色更深一些。

  它吸力还未停止,封印却已经越来越小,随着这些蓝血的补入,婴影成形,化为紫色。

  那婴影之中,散发着远比金丹蕴含更为恐怖千百倍的力量!

  这碎丹化婴,所需灵力实在骇人又恐怖,若非宋青小体内有那蓝血封印,恐怕早就支撑不住,结婴至一半便因灵力不足,半途而废了。

  难怪这化婴之境如此艰难,光是结婴一关,便足以将不少修练之人拦住。

  她却不知,因她金丹碎裂,灵力散空,蓝血重塑了丹田之后,相当于一切从无到有,远比一般人结婴更是要难了许多。

  再加上她重塑的丹田吸入蓝血的灵力,强悍程度不知胜过一般化婴之境修士多少倍了,结婴所需要的灵力更是难以计数。

  若非因缘巧合,她在受到追杀的情况下使出极端手段,将封印打破,借封印之中龙血影响而一举结婴,凭借宋青小自己本身的修练,要想化婴,都不知得多少年后了!

  但此时的宋青小却压根儿没想到那么多,婴影越来越凝实,封印已经解除。

  所有蓝血化为精纯至极的力量,涌往她的丹田之中。

  那紫婴睁开双目,一股灵力从紫婴身上流往四肢百骸,那股吸力风暴还未停止,若是此时灵力不济,便算前功尽弃了。

  但有封印的支撑,灵力便似源源不绝一般,尽数涌入紫婴之内,使得丹田与筋脉再次被灵力连接!

  灭神术自动施展,从丹田之中流出的灵力顺着筋脉以灭神术的印记而动,将筋脉的每一处都注入灵力。

  而此时宋青小的胸口一动,那股从恶魔岛出来之后,一直蛰伏在她体内的蓝血封印,此时终于全部解除。

  随着最后一丝蓝血也涌入紫婴之内,那盘踞在宋青小胸口的封印顿时完全消失,而那丹田之内的紫婴表面灵光一闪,再次将灵力输出。

  而另一侧,那些在筋脉之中绕了一个大周天的循环之后重新再涌回丹田之处的灵力在接触到紫婴之时,顿时将重塑的丹田所点亮了!

  宋青小的身体随着灵力的全部融汇贯通,仿佛才算真正的完全被修复。

  灵力开始自主的涌动,重塑之后的身体徜徉在力量的包裹中,令她意识都仿佛如飘在云端一般,极为舒服。

  她像是一条蛰伏着进入冬眠的蛇,美美的睡了很长的一觉,不知过去了多久,意识才缓缓回笼!

  宋青小苏醒的时候,身体并没有丝毫的不舒适,她甚至慵懒的伸了伸胳膊,身体的每一处肌肤都似是蕴含了强大的力量。

  在她沉睡之时,灭神术自动运行,使得她这一觉也如不停在修练之中,不止是身体的伤势已经完全的恢复,且比以前好像更要强大了许多。

  体内的灵力充盈,仿佛她举手投足间便能将秘术轻易施展出。

  宋青小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以神识沉入丹田,却见原本爆裂的丹田处,紫色的元婴取代了金影,正浮在丹田之中。

  “竟然真的化婴了!”

  她似是有些不敢置信般,缓缓开口。

欢迎大家访问:三五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aoshuo35.com/book/61839/592/